<ruby id="vdf3f"><b id="vdf3f"><form id="vdf3f"></form></b></ruby>
    <menuitem id="vdf3f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rack id="vdf3f"></track>
          <form id="vdf3f"><big id="vdf3f"></big></form><noframes id="vdf3f"><big id="vdf3f"><rp id="vdf3f"></rp></big>

              是師父,不是師傅
              來源:渝黔高鐵7標項目  作者:尹恒澤  時間:2021-08-19  點擊量:   
    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“小李,忙完了沒啊,快來吃西瓜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嘞,來啦!”

              只見辦公桌前的白色身影邊大聲回應著邊匆匆忙忙得點擊幾下鼠標,隨即便蹦蹦跳跳地朝著聲源處跑去,沿途不時和人打著招呼,跳動的心房和上揚的嘴角都不由得讓他回憶起剛來的時候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您好,您已到達重慶,沙坪壩地圖已結束,請開啟白馬鎮地圖”

              火辣辣的太陽撕開大地的皮,天氣熱得讓人焦灼,突如其來的暴雨也讓泥濘的黑砂石路汗流浹背,盛夏的陽光真像蘸了辣椒水,空蕩蕩的道路上沒有一塊陰涼地。拖著厚重的行李箱,來到偏僻陌生的環境,不等細細觀察,便見一個四十余歲的長者疾步前來,身著深藍色的POLO衫,平平常常的黑色運動褲,黝黑的臉頰上鑲嵌著雙喜滋滋的眼,他一把拉過行李箱,邊走邊扭頭笑道“到了呀,是小李吧,歡迎歡迎!”

              雖不識來人,小李還是受寵若驚得趕忙鞠躬,“您好,我是2021屆新學員,我叫李奮進,第一天見面,以后請多多指教!”

              只見藍色身影大手一揮,仍是笑瞇瞇得說:“我是你以后的師傅,我叫王愛國,以后有問題盡管找我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天哪,做這些報表好煩躁啊,怎么這么多,步驟太麻煩了吧,要是我境遇好一點,就不用做這些了!”嘟嘟囔囔地往椅子后一靠,眉頭還來不及散開,那抹藍色身影就出現了余光中。小李“騰”得一聲站了起來,羞愧地叫了聲“師傅”,心驚膽戰地做好了挨批的準備。王師傅卻只是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支鋼筆,將它高高舉起,問道:“你看,現在這支鋼筆被把握在我的手中,所以它是高居于空中的。對嗎?”

              小李有點暈乎,不太懂這個操作,但還是點了點頭回應他。王師傅將小李疑惑的表情和緊張的小動作盡收眼底,卻不做表態,只拋出了下一個問題:“如果我把它拋得很高很高,它有可能就此懸浮在空中嗎?來看看!”

              只見王師傅奮力扔出了那支鋼筆,又看著那鋼筆“咚”地筆直掉落?!八?,”他結論道,“優越的境遇并不能給任何缺乏基本能力與努力的人帶來好處,反而會使他跌得更慘,就像我剛剛扔出的這支不會飛的鋼筆一樣?!睉M愧得滿臉通紅的小李急忙表示明白了,也在心里暗暗表示要永遠記得這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來,今天教你對外付款的流程,看我操作,第一步這樣,然后……最后把信息填到這個表上,這次你來上手試試,一定要細心呀”,王師傅耐心叮囑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的……我完成了,師傅,給您過目”

              王師傅接手檢查,不用幾秒就眉頭一皺,很是嚴肅得講:“ 我剛剛是不是才叮囑了你要細心嗎,這是辦公室的基本工作要求,更何況這是跟錢打交道的事情,你看這個付款金額的大小寫一致嗎,你知道一個小數點動一下會有什么影響嗎”

              王師傅銳利的眼神刺破小李的眼眶,一下子暴露出里面的點點晶瑩:“對不起,我沒注意這個,我以后一定多加注意!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小美,我師傅好兇啊,我今天第一次做對外付款弄錯金額,改過來就好了嘛,他真的好兇,工作起來好嚴肅,這幾天都是這樣,我不能出一點差錯,我都不敢跟他講話了?!毙±钜幌掳嗑透C在辦公椅上開啟了吐槽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是我覺得你師傅說得沒錯啊,這個確實很重要啊,你咋這個點給我打電話,沒去吃飯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沒有,南方這邊總是吃米飯,不是很吃得慣,不想吃,我其實知道是我錯了,可是他也太兇了吧,他是不是不喜歡我這個徒弟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老王啊,你今年帶了個徒弟是吧,怎么樣啊?”

              “挺好的,剛出校園,還是個孩子,很有禮貌,做錯了事情訓他,他就乖乖應下,是個好孩子,我昨天剛做好他的培訓計劃,爭取把我會的都教給他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剛準備敲門,小李便聽到了從王師傅房間傳來的對話聲,一下子有點不知所措,心想“這是我的師傅啊,怎么會不喜歡我呢,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?!?/p>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又是不想吃大米飯的一天,剛打開房門,目光便自動追隨著香味望到窗邊那碗面上,正疑惑著,就聽手機“?!钡靡宦曧?“小李啊,吃飯時候沒見你,問了廚房陳叔才知道,你這些天不怎么去餐廳吃飯,怎么了,是飯菜吃不慣嗎,人是鐵飯是鋼,哪能不吃飯呢,你們北方人是不是習慣吃面啊,我剛剛煮了碗面讓人放你房間了,記得快點吃啊,別坨了?!睒闼氐囊煌胧[花面讓小李一下子眼眶紅了起來,下一秒眼前就浮現起了父親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師父,這西瓜好甜啊,您真好,做您的徒弟,我真幸運!”小李咬著西瓜,甜蜜蜜得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甜啊,那多吃點。好孩子呀,能做你師父,我也很幸運啊!”王師傅話沒說完就要再去拿西瓜給小李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是“師父”,而不是“師傅”,是傳道受業解惑的師父,不是修管道換煤氣的師傅。(審稿/周瑜 編輯/袁軍)


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